交大周边的历史名人
作者:         来源: 新闻网         添加时间: 2013-06-25 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1783

  裘曰修、曹秀先在江西的名人当中目前只能排在“二线”。这不足为奇,因为他们依仗的主要是显赫的身份,其次才是文采,他们的文章流传不甚广,影响有限,而且他们距我们的年代比较近。不过,过去的人倒不一定这样认为,民间流传着一句话:“隔河三宰相,五里两尚书”,其中的三宰相是指欧阳修、王安石和文天祥,两尚书则是指裘曰修和曹秀先,把这五个人相提并论。名气大不大,都在人们的口碑当中,自然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也不必强求。

  如果让我来评论,我愿意为他们说几句。在江西,名人辈出的年代集中在唐宋年间,这大概是因为宋时文化中心南移,正好移到江西,南宋以后文化中心向东到江浙一带,从此江西名人日稀,名气也越来越小,南宋还有朱熹、陆九渊、王安石、文天祥、晏殊、姜夔,元代就没有耳熟能详的,明代江西的名人有杨士奇、解缙、万全,寥寥无几,已是大不如前,清代名人更缺,好不容易出现了裘曰修、曹秀先,物以稀为贵,而且这两个人都是交大当地人,故而有推介的必要。

 

  曹秀先1708—1784)一字冰持,又字芝田垣所,号地山。新建县桃花乡鲁江村今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白水湖管理处港口村人。

  曹秀先自幼聪慧过人,学问渊博,工于诗文,十岁时即通晓四书五经,精熟格律诗词。康熙庚子岁(公元1720年)拔取第一名秀才,年仅12岁。随后考入郡学第五名,递补第三名增广生。丙午乡试五经卷、丁未岁试取一等第一名、本省乡试第十名、以五经中式顺天乡试第二十一名举人。乾隆元年(公元1736年)会试第二十二名进士,殿试第二甲第二名进士。

  曹秀先学识高深,品德敦厚,深得乾隆皇帝的器重,仕途畅通飞黄腾达。初任翰林院编修,继任实录馆纂修、文颖馆提调、经史馆校勘、明史馆编次。又任山东副主考浙江、山东道监察御史、刑部给事,鸿胪寺、光禄寺少卿,通政司参议,国子监祭酒,浙江正主考,内阁学士。又先后任礼部、工部、户部、吏部侍郎,再任经筵讲官,会试殿试读卷官,武会试、文会试大总裁、读卷官,江南正主考,四库全书副总裁、总裁再后任礼部尚书,最终任上书房总师傅行走,成为帝师,并获 “紫禁城骑马”的最高荣誉。

  曹秀先清正廉明德高望重。虽为官五十余年,却家无余财,仅留“老屋数椽薄田数亩”而已。 曹秀先是和纪晓岚齐名的人物,两人先后担任四库全书馆总裁。曹秀先一生著述甚富,有《赐书堂稿》、《省耕诗图》、《依光集》、《使星集》、《秋光集》、《敬恩堂题跋》、《衍瑟琶行》、《地山初稿》、《希古堂时艺》、《移晴堂四六》、《山庄正雅集》、《萨尔浒山战事》等。

  曹秀先尤其以书法艺术领袖书坛。史书记载:曹秀生“博极群书,工于诗文,尤善书法”,“书法高古,纯写中锋力透纸背,人得片楮以为宝。石刻碑版甚多。尝进所刻敬恩堂移晴堂书课,赐御临黄庭坚尺牍,着赐书堂集”。乾隆皇帝曾封三位书法家为“天地人”,他们分别是:张照(得天)、曹秀先(地山)、王杰(伟人)。

  曹秀先享年七十六岁卒于任。“上闻轸恤”赠太子太傅谥“文恪”享赐谥碑文、谕祭碑文各一座命入祀乡贤祠。

  裘曰修原为江西新建县双港人(今属南昌经开区蛟桥镇双港村人),后移居南昌市叠山路半步街。出身诗礼世家,三代六位翰林。乾隆四年(1739)殿试二甲第七名进士,历任礼、刑、工三部尚书,深得乾隆帝信任,乾隆称赞他“品学端醇,才献练达”。

  曾任《清令典》总裁,奉敕撰《热河志》、《太学志》、《西清古鉴》、《钱录》、《秘殿珠林》、《石渠宝笈》等大型传世名著,又奉命补《华严经》残本。屡勘河道,治水有名绩。其时,黄河、淮河、运河多次泛滥,积水久不排泄,山东、河南、安徽各地深受其害。他奉命勘察,向朝廷上疏献策,和灾区官民尽心筹划,领导治水28处,开河67条,完成水利工程计300余里。曰修多次主持乡试会试,是纪昀的受业师。二人关系甚密,纪昀有《断碑砚歌为裘漫士先生作》、《漫士先生绘断碑砚图敬题其后》等诗文及铭言。60岁时,请归故里,皇帝赠诗挽留,加封太子少傅。乾隆三十八年(1773)闰三月充《四库全书》馆总裁,不到两月病卒,卒谥文达。 著有《裘文达公文集》6卷,其中《治河论》为得力之作。

  子裘行简,官至直隶总督

  以下是清史文载。

  裘曰修,字叔度,江西新建人。乾隆四年进士,改庶吉士。自编修五迁至侍郎,历兵、吏、户诸部。胡中藻以赋诗讪上罪殊死,事未发,曰修漏言於乡人。上诘曰修,不敢承,逮所与言者质实,上谓“曰修面欺。”二十年五月,下部议夺职,左授右中允。十二月,擢吏部侍郎。二十一年,令在军机处行走。师讨准噶尔,命如巴里坤董军储。二十二年,疏言:“西陲回民数十部落,厄鲁特人介其中。当策妄阿喇布坦时恣杀掠,回民久切齿。请敕伯克额敏和卓,厄鲁特窜入境当擒戮,予赏赉,勿被煽生疑惧。”寻还京师。

  河屡决山东、河南、安徽境,积水久不去。是岁上南巡莅视,既返跸,命曰修会山东、河南、安徽诸巡抚周行积水诸州县,画疏之策。曰修至安徽,偕巡抚高晋疏言:“安徽宿、灵壁、虹三州县频年被水,上承河南虞城、夏邑、商丘、永城四县积水,下注毕汇於宿州。宿州有睢河,虹县有潼河,泗洲与宿迁、桃源接壤处有安河,皆境内大水,与灵壁、虹县诸支港当次第疏,俾入洪泽湖。洪泽以清口为出路,上令去草坝使畅流,江南之民,仰颂圣明,宜令每岁应期开放。”

  曰修至河南,偕巡抚胡宝疏陈:“黄河南岸,自荥泽以下诸水,东入睢,东南入淮,皆浅阻不能宣泄。东境干河,在商丘为丰乐河,在夏邑为响河,在永城为巴河,实即一水,次则贾鲁河,又次则惠济河、涡河,皆当疏。自永城至汝宁府支河当施工者凡十二,导积水自支河入於干河。其不能达者,或多作沟渠,或为薮泽,潢污野潦,有所约束而不为民害。”

  曰修至山东,偕巡抚鹤年疏请培馆陶、临清滨运河诸州县民埝,官给夫米,令实力修补。复偕巡抚蒋洲疏言:“山东当疏诸水,以兖州为要,曹州次之。兖州宜治者九水,曹州西南境当顺堤河,东北境当於八里庙建坝,俾沙河、赵王河水入运,赖以节宣。”曰修诸议皆称上意,命及时修筑。

  曰修复至安徽,议颍州府境与河南连界者六水,在府境者四水,加疏宿州境睢河,并宽留清口坝口门。上奖所议甚合机宜。还河南,诸干河工竟,议续商丘、遂平、上蔡、新蔡诸支流凡五水,并筑诸堤堰。调户部侍郎。二十三年,诸水毕治,御制诗褒之。疏言:“诸行省偏灾,米豆例免税。但以免税故,稽查繁密。欲通商而商反以为累,却顾不前。请如常收税。”下九卿议行。京师平粜,曰修言粜价过减,适令商家乘机居积,请石减百钱,数日后市价稍平,以次渐减。会天津民讼盐商牛兆泰,兆泰与曰修有连,曰修尝寄书,上命不必在军机处行走。二十五年,授仓场侍郎。

  二十六年,河决杨桥,命如河南勘灾赈,并议疏泄。曰修请广设粥厂,饥民便就食;量增料价,料易集,工可速蒇:上皆可其奏。上遣大学士刘统勋、兆惠督塞河。曰修勘下游,疏言:“黄水悉入贾鲁、惠济二河,二河倘不能容,为患滋大。宜察堤埝为河水所从入,悉堵御,俾中流不至复决。”曰修还杨桥,疏言河流逼北岸,当挽行中道;又请培补沁水堤,并赈流民:得旨嘉允。曰修子编修麟,卒於京师。上念曰修所领事将竟,有子丧,母老,召还京师。工竟,上制中州治河碑,褒曰修及宝不惜工,不爱帑,不劳民,上源下流,以次就治。旋居母丧,归。

  二十八年,上以直隶连年被水,曰修服将除,召来京督直隶水利。署吏部侍郎。河渠工毕,曰修请迎生母就养。上令会高晋筹睢河,曰修言当厚蓄清水以刷淤泥,秋冬水弱,南北筑坝堵截,至四月水涨,启坝分泄,上采其议。 二十九年,福建提督黄仕简疏论总督、巡抚得厦门洋行岁,命曰修偕尚书舒赫德往按,并命曰修暂署福建巡抚。谳定,还京师,署仓场侍郎。三十年,授户部侍郎。

  三十一年,上以江南淮、徐诸河堤前令曰修等经营修筑,为时已久;复命曰修及高恒往勘山东、河南毗连处,并令巡视。曰修等疏言:“诸水自二十二年大治后,岁於农隙疏,堤岸亦以时培补,现无淤垫残缺。”报闻。迁尚书,历礼、工、刑三部。三十三年,丁生母忧,归。三十四年,召授刑部尚书。初,江南、山东蝗起,命曰修捕治。是岁畿南蝗,复命捕治。曰修至武清,令顺天府尹窦光鼐行求蝗起处。上责曰修不亲勘,左授顺天府府尹。寻迁工部侍郎。

  三十六年,命如沧州勘运河,疏请改低坝基杀水势,疏下流引河,移捷地闸,裁曲就直,疏减河使顺流达海,上从之。迁工部尚书,命南书房行走。命督北运河。三十七年,又命督永定、北运诸河,疏言:“治河不外疏筑,而筑不如疏。直省近水居民与水争地,水退即占耕,升科筑埝。有司见不及远,以为粮地自当防护,逼水为堤埝埝,水乃横决为灾。请敕所司,淀泊毋得报垦升科,横加堤埝,使水有所归。”上降旨严禁。

  三十八年四月,曰修病噎乞归,上以“钱陈群尝病此,以老许其归;今曰修方六十,不当如陈群之引退。”赐诗慰之,屡遣存问,御医视疾。旋加太子少傅。卒,谥文达。子行简,自有传。

  关于裘曰修我还要多说几句。

  裘曰修夫人熊月英是一位有着传奇色彩的女性。虽是南昌农村闺秀出身,但在丈夫获罪系狱刑部的时刻,竟千里赴京相探,敢于直面皇帝,澄辩冤情。皇太后对她更是“一见钟情”,认作义女,她就这样天缘巧遇,成了“皇姑”。民间传说她麻脸大脚、相貌不美,但在乡里喜抱不平,灭暴除贪救助贫弱,被誉为名门内助,千古一人。正因此,她和丈夫的合葬墓冢也被称之为“皇姑墓”。 以上文中关于曹秀先和裘曰修的生平介绍悉转自网上,已用楷体标示,作为资料尚可保存。

  三年前华东交大几乎没有人提及裘曰修的这个人,因为学校40周年校庆要建校史馆,才在双港的资料里看到关于他的民间故事,这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发现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办学就是办氛围,名人故里可以给学校人文环境添一笔色彩,于是我们便把裘曰修、曹秀先的名字列在展览之中,放在介绍学校的人文环境部分。

  事也凑巧,这时有一位裘家的后人,名叫裘有崇的找到学校,希望在保护文物和挖掘裘曰修文化价值方面得到学校的帮助,这样我才有机会与他一起到裘家村进行考察。

  裘家村距交大东约两公里,村落不大,散布着一些晚清风格的老宅院,有几户人家屋梁上的彩绘尚没有褪尽,主人正待价而祜。屋与屋之间有早年遗留下来的石板路和石井栏。村民说至少都是上百年的老东西。我注意到有不少纯木构的老房子已经荒废,门窗虽说不是精雕细刻,但也是规规矩矩,透着南方民居的古扑。裘有崇特别带我看了几个被丢弃的建筑构件:有一对淹没在杂草当中的石狮;有一根独立的雕有花纹的石柱,据说是已经消失的文昌殿的廊柱;有埋在猪圈墙角的不知从哪里搬来的刻石;还有收藏的裘氏家谱……。当地政府在不远处建了新村,这里的老表就要动迁,裘家村不久将不复存在。村民们眼见守不住老宅,听说有人感兴趣,也有意向托付给学校。

裘家村及梅岭遗存

  回校以后,正式向学校做了汇报,所谓的“老东西”毕竟不是文物,学校对这一堆石头也没有太大的兴趣,最为直接的理由是,大家认为裘曰修这个人与学校没有关系。

  我个人认为,文化传承有它的特殊性。如果你了解裘曰修,你读他的书,接受他的某些观点,或者从他的文字当中受到启发,文风受到了影响,那么他就是你的老师,他是不是交大的人这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跟他之间实际上存在着传承关系。换言之,此时此刻学校与裘曰修没有关系,但如果我们的学生有一天都了解裘曰修,传承关系就建立起来了。

  尽管学校无暇顾及,我们还是做了几件力所能及的事情:

  一是由宣传部主办,召开了一次“清代名人裘曰修生平及学术研讨会”会议于2010328日举行,邀请了江西财大文史专家裘宗舜、江西师大文学院专家刘世南、以及师大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专家许怀林,还有江西财大人文学院吴通福、江西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汤水清、师大历史文化旅游学院廖华生,以及裘氏后人裘有崇、裘应兹参加,我校徐朝亮、石初军、王新华到会。与会者对裘曰修生平及史料进行了论证,就相关的民间传说、赣文化的发掘与推广等问题进行了探讨。

研讨会照片

  二是前往梅岭实地考察“皇姑墓”的保护情况,收集到有关裘曰修的文物一件。

  三是接受了裘有崇捐赠给学校的一批有关裘曰修的资料,包括一套裘家族谱。

  一年以后,我又去了一次裘家村,看到那些石刻破坏得不成样子,一股惋惜涌上心头,这些承载着前人工艺和审美的物件,本来放在哪个环境里都是绝好的点缀。

  注:以上文中关于曹秀先和裘曰修的生平介绍悉转自网上,已用楷体标示,作为资料尚可保存。

责任编辑: 白为民